首页 兽丹浪仙 留言
精品分类 站内搜索 热门分类
关灯
护眼
繁体
第一章 灵镜隐儿(1/2)

亲,我们保证无弹窗干扰,请放心阅读!记得休息一会儿再看哦!

乱世英雄醉夕阳,合是风云际会时。\\ .\\

大唐同光二年,春。魏州,这个一年前还是‘准京城‘的地方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,生机盎然,一切美丽得没心没肝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春还是那个春,天地无情而长兴,就如百年前号称‘诗圣‘的杜工部的那句诗描述的那样: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但是——大唐确实不再是那个威风八面、声名远播的大唐了,庄宗皇帝李存勖也不是真姓李,他本姓朱邪,西突厥沙陀族人,其祖父朱邪赤心因助唐镇压庞勋起义有功,被任为大同军节度史,并赐国姓——李!始料不及的是,这一赐却将唐朝三百年江山给断送了,想来足可一叹,当年的唐懿宗若是地下有知,不知作何感想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城南燕支街可是个好去处,不仅商贾云集,更有眼下最火的奴市。想来连年战乱,不仅歌馆酒楼缺少女婢,就是一些官员家中也是内府空虚;而战乱之中,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妙龄少女何止万数?因此,商家,官府,包括一些自命风流的文人学士纷纷来此“淘宝”。倒是因为这天翻地覆的战争,一些当年藏于深闺的大家闺秀、小家碧玉也往往流落此间,被识货之辈满心窃喜地买了回去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街头忽来两个混混,一高一矮格外显眼。当然,他们不是为了看女人,更不是为了购物。而那些熙熙攘攘的购物之人,才是他们的目标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那名高的骨骼粗大,身材高大,年仅十六岁,已身长8尺(相当于1.84。)虽然衣服褴褛,但他神气活现,一双眼睛桀骜不驯,完全一草莽英雄模样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而那名矮个子少年,细眉细眼,开眼一线天,小小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,专门研究行人钱袋之所在。他一双手生得小巧细长,犹如妇人,倒是天生撬锁溜门的料儿。巧了,他的名字中就有个锁字,叫着天锁,而那高大的少年,名唤天小野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这两人从小在街头长大,原本乞丐,长大之后,嫌乞讨不体面,就干起了劫富济贫的活儿。两人分工很是明细,天锁负责“拿货”,而天小野专门断后。看他五大三粗,两目凶光,一般被偷之人,也就焉了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两小混混夹杂其间,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之中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过不一会儿,又来一显眼人物——乃是一风流公子,名唤丰慕云。他来的目的又是不同,虽然年纪轻轻,却也骨子轻薄,知晓人间**……

在丰慕云看来,如果不在此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里徜徉一番,实在是没有天理的。只见他身着雪衫,腰围玉带,头戴皂罗折上巾,衬得那一张玉盘似的脸隐隐有莹玉之光。在和风丽日之下,他襟飘带舞,信步而来,翩若游龙,倒在这不乏风流名士的燕支街鹤立鸡群,自成一道风景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后唐继承了大唐开明之风,女子生性大胆,一个个慢束罗裙半露胸。见着这玉娃儿一般的人物,自然是不避讳地将火辣辣地目光投了过来。丰慕云虽然年不到十六,却也识得风流,嘴角含笑,一一回以注目礼,引得一干美女颔首“格格”浅笑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丰慕云并无明确目的,只是走走看看,卖弄“feng骚”而已。这会见奴市人潮如涌,按捺不住少年人的好奇心,于是举步走了过去。路过一镜摊,只见一片古色古香的铜镜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好一片波光粼粼的镜海!丰慕云暗自赞叹了一句,不由得驻足随手拿了一面漆背菱花铜镜在手中把玩试镜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这一试之下,却让他着实吓了一跳,因为,他在镜中看到的竟然不是他本人,而是一名身披轻罗、俏丽修长的少女。他以为自己是眼花了,揉了揉眼睛再细看,那少女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走了近来,与他来了个面对面,大眼对小眼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光天化日之下,丰慕云却也不怎么惊惧,他正要开口质询摊主,那少女竟然轻启朱唇,虽然市集吵闹,他却听得真切:“公子,带我回去,我与妳有宿世姻缘”。丰慕云惊疑间正待说话,却听得耳边一阵聒噪:“少爷,是否中意了这面镜子啊?”。却原来是摊主毕恭毕敬地在问他话呢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只这一走神,丰慕云再回头看那镜中之人已经变成自己那张满是懵懂的脸,于是他恍惚地回了摊主一句:“是啊,这面镜子我买了,要几钱呢?”

那摊主躬身上前:“少爷能看中就是小的我的荣幸,哪能问您要钱呐”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丰慕云也不与他罗嗦,掏了一两银子搁在案上(就他这性格这身份,怎么会在袋里放那些臭铜钱呢?)把镜子揣进怀里回头就走,他现在只想回到家中找个清静的地方来好好研究研究。那摊主虽然真心不想收钱,可见丰慕云心不在焉的模样,更不敢贸然追上去还钱打扰,只得任他去了。检测到内容不完整,请在浏览器设置里面关闭过滤或退出阅读模式! 摊主不收钱是有原因的,他可是做生意的,不是什么冤大头。在他的眼里,这丰慕云可是大有来头的,他的父亲丰季随是魏州刺史,是这里的最高的地方行政长官啊。说到这丰季随啊,倒也算是有运之人,本来只是亡国‘士族‘,唐未亡时家境殷实,却也未曾为官,大乱之时,仗义疏财,拯救各方流民,得以保全性命。所幸这后唐庄宗以复兴大唐号召天下,用人以“前朝士族”为必要条件,丰季随上下打点,竟…

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,加收藏,不迷路!

上一章 下一页